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manbetx体育介绍  »  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
  • 产品价格 : 888元
  • 产品用途 : 煤矿井巷道无压风门
  • 出产地区 : 山东济宁鱼台县
  • 生产厂家 : 济宁和利隆机电设备有限公司
  • 联系 马经理 : 18564280928
  • 请记住manbetx体育网网址,点击收藏97manbetx体育网,方便下次访问
  • 加载中
《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》:

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型号,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技术参数。 第19集 指控家显 杀害国良
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13 (四) 芷晴与初九到了省城,把钱交给强叔,强叔表示会请治安局的刑侦大队长协助,着芷晴翌日到治安局接父亲。芷晴眼看强叔与公安相熟,相信强叔能救到父亲。初九问芷晴其父缘何会犯上杀人罪,芷晴把详情道出,并指道然是被冤枉的,所以不惜说尽谎话筹钱救父。芷晴翌晨到治安局,才知强叔是个骗子,而道然已被押往刑场。芷晴赶到刑场,亲眼目睹父亲被枪毙。玉冰堂各人议论芷晴,认定她会一走了之。芷晴回来坦言钱财被骗去,但会努力赚钱还给各人,即使要拉她到乡公所亦无怨言。怀疑家显 放走国良燕欢与碧云相信芷晴,各人亦表同情,再次接受她。芷晴为多次欺骗冰冰而向她道歉,自言不知如何报答冰冰及各工友。冰冰却指初九知道芷晴将搬回宿舍后,便为她造木柜及除虱,认为芷晴应多谢初九,并好好珍惜初九这个好男人。芷晴反问冰冰会否领家扬的情,谓家扬为了保护冰冰,在乡亲面前承认杀了祖耀,劝冰冰好好考虑接受家扬。冰冰细查货仓漏水的始末,推断家显趁机把火油加进防火沙中。家扬不敢相信货仓起火是兄长所为,但记起当日家显身上有火油气味,怀疑家显有心放走国良。永祥收到 国良来信冰冰问家扬若家显与国良都与巧儿之死有关,他会怎样做,家扬谓若可以选择,宁愿甚么也不知道,可惜现已没法回头。家扬替家显检查伤口,并试探家显。永祥收到国良的来信,看后随即把信烧毁,家显无意中发现,从未被烧毁的书信部分看到国良约永祥见面。碧云看出家显有心事,家显表示国良约永祥在山神庙见面,又谓家扬已开始怀疑他,若被家扬知道他放走国良,家扬定会查出他与巧儿的死有关。永祥往山神庙见国良,家显亦向山神庙走去,他发现被家扬跟踪,想办法摆脱家扬。村民发现 国良尸体家扬找不到家显,国良的尸体却在渔塘被村民发现。永祥表示国良约他见面,但等极也不见国良。艳桃落井下石,各人亦各自推测国良死因,美芬求永年不要把国良尸体交给官府,因国良是带罪之身,尸体会被抛到乱葬岗。永祥认为国良是被人杀死的,因他秘密回潘家村,根本没有人知道,怀疑国良之死与家显及家扬有关。家扬与冰冰到义庄检验国良尸体,相信国良是死后才被扔进水里的。冰冰在国良的鞋中找到紫云草,她知道山神庙中有很多紫云草。山神庙内 发现琉璃家扬到山神庙查看,发现一个琉璃玉佩,推测是凶手不慎留下的。家扬持琉璃试探家显,还把所查到及推断的告知家显。家声再记起一些巧儿与国良吵架的片段,家扬凭此肯定家声当晚到过案发现场,家声努力回忆当时情况,家显故意打断。家显告知碧云,家扬在山神庙拾到他的琉璃,且已怀疑国良之死与他有关,提醒碧云把她的琉璃弃掉。美芬要求安葬国良尸体,永祥突然指控家显是杀害国良的凶手,并提出有力证据…… 
第20集 家显承认 杀死巧儿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14 (五) 永祥对家显穷追猛打,永年等亦追问家显真相,家显坚决否认杀了国良,永祥要求报官。碧云突然来到,自承是杀国良的凶手,她指国良玩弄燕欢,燕欢怀了他的骨肉却弃之不顾,更出言侮辱燕欢,她无意中发现国良回了潘家村,便跟踪国良,并详述国良死亡经过,碧云言之凿凿,但求令潘家相信她。其实当日碧云跟踪家显到了山神庙,二人本欲抢救受了伤的国良,可惜国良在途中已死去。家显不想碧云无辜受罪,碧云谓若她与家显的关系被揭,她也会被浸猪笼,阻止家显说出真相。碧云衣箱 发现琉璃永祥以为可铲除家显,没料碧云突然认罪。美芬想起家显曾与一女工相恋,怀疑此女工便是碧云,相信碧云只是替家显顶罪。冰冰到玉冰堂替碧云拿取衣服,在衣箱中发现与山神庙拾获一模一样的琉璃。家扬不知如何处理,冰冰指时间紧逼,若不替碧云脱罪,碧云会被枪毙,而真凶亦会逍遥法外,家扬要求再给他一点时间查出真相。家扬带家声到巧儿死亡的小屋,家声十分恐惧,家扬使计刺激家声想起更多案发情况,家声终于记起了当晚家显也在现场。家扬发觉家声饮用的茶与平日的不同,从兰姐口中得知家显把茶叶换了。拜托冰冰 照顾燕欢冰冰探望碧云,指碧云替人顶罪,还拿出琉璃,表示知此为碧云与家显的定情信物,劝碧云不要被家显欺骗。碧云承认与家显相好,自知所为愚蠢,但心甘情愿,不会后悔,托冰冰照顾燕欢及其骨肉。冰冰不肯,劝碧云供出真凶,待脱罪后再回玉冰堂,亲自照顾燕欢及玉冰堂的姊妹。永年相信家扬与家显隐瞒了国良的死因,并奇怪碧云怎会突然出现承认杀人,他向家扬透露家显曾与碧云有私情,碧云既替家显顶罪,代表二人再次走在一起,且认为家显与国良之死有关。急救家声 但无反应婉琴知道永年怀疑家显与国良的死有关,永年担心家显在背后精心安排,并与家扬串同瞒骗他,家显在门外听到。家声再记起案发的片段,立即走到小屋,在现场找到印证其记忆的证据。家扬不见家声踪影,到小屋找弟弟,家显看见,尾随家扬。家扬在水里救了家声,并为家声急救,但家声并无反应……家显来到,冰冰指斥他的各项罪行,又指他利用碧云替他顶罪,家显承认杀了巧儿,并道出原因及案发经过,谓行凶时被家声发现,他只好将现场布置成巧儿自杀案,并把所有罪行推到国良身上,又给家声饮迷药,令他无法记起真相。家显愿意任凭家扬处置,澄清国良之死与碧云无关。家扬阻止 真凶自首家扬难以接受家显所承认的一切,并忙于照顾弟弟,家显以为家声已死,自责未能保护弟弟,家声却突然苏醒过来……家声把案发当晚之事一一说出,家显表示会为国良的事自首,还碧云清白,亦会承认杀害巧儿,冰冰大感意外,家扬阻止真凶自首,并提出安排家声暂住客栈,不能让家声回家,以免他遇溺一事惊动家人…… 
第21集 家声自首 候审失踪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17 (一) 冰冰不认同家扬包庇家声的做法,家扬悔恨自以为正义追查巧儿死因,却把至亲逼上绝路,并指家声只是一时错手,且本想自杀以弥补他的错。家扬直言不想失去亲姊后再失去亲弟,并表明是为潘家的事,请让潘家自行处理。冰冰重提家扬曾多谢她一直相伴追查真相,但若家扬最终选择包庇家声,将来她与家扬要走的,便是两条不同的路。永祥之子家勤听到家声亲口说杀了巧儿,永祥于是把事情闹大,永年夫妇不相信,且指家声为人善良,绝不会杀人,更不会杀了自己的亲姊。 看穿永祥 觊觎当家永祥把矛头直指家显,指家显利用家声杀害巧儿,因为他身为长子,却一直被妹妹压住,一时想歪了做错事不足为奇。永祥又指家显与国良同流合污,因东窗事发,便杀国良灭口,还哄骗碧云替他顶罪。艳桃替丈夫辩护,反被永祥嘲笑她天真,不知道家显与碧云当年的关系。家显说出国良的死因,承认因自私,怕影响潘家声誉而没实时把事情澄清。永祥指永年一家污秽不堪,不配做永泰隆的当家,永年意会永祥小事化大只是觊觎当家之位。永年追问是否家声杀了巧儿,家显及家扬默不作声。碧云决定 斩断情丝家声突然回到家里来,承认杀了巧儿,并谓会向官府自首,永年受不住刺激晕倒。碧云洗脱嫌疑回到玉冰堂后,自知与家显不会有结果,更会影响潘家名声,决定斩断情丝,打算与燕欢离开潘家村。家显誓不放弃,宁愿与碧云一起走,终感动碧云。艳桃对家显态度变得温柔,她以潘家媳妇身分,事事以潘家为先,鼓励身为长子的家显支撑大局。大批村民因潘家家丑,在永泰隆门外闹事,向工人扔果菜及鸡蛋,芷晴被击中头部,初九替她用鸡蛋去肿,更不自觉向芷晴表达了爱意。传出消息 家声溺毙永祥故意让永年知道村民在厂外闹事,在永年房内大吵大嚷,要求由他代表永泰隆与四大厂商开会。家声被押往省城受审,中途船只入水下沉,冰冰质问家扬是否知道此事……冰冰支持 家扬决定冰冰透露自己并非唐荣的亲生女儿,但唐荣仍视她为亲女般疼惜,所以明白家扬保护亲弟的心情。突然下雨,家扬拖冰冰的手往避雨,冰冰没把手缩回。二人避到桥底,家扬吹起口琴,冰冰随即唱和起来,家扬好奇她竟记得此歌,因他只在二人被困酒厂仓库时吹奏过一次。冰冰表示家扬在酒窖内说过的话,以及唱过的歌,她全都记得,那时因为家扬及那首歌,她才能捱得过去。冰冰坦言并不认同家扬,但家扬决定了的事,她仍然会支持…… 
第22集 志仁扬言 吞永泰隆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18 (二) 永祥与四大厂商开会,代表继兴盛出席会议的,是一位叫蒋志仁的人,跟随志仁前来的,还有碧云兄长阿成,志仁表示郑昌与继兴盛已无关系。志仁单独约见永祥,他表示会继续永祥与郑昌以往的合作,永祥装作不知所云。志仁说出各种永祥出卖永泰隆的勾当,又拿出一迭永祥与郑昌勾结的证据,但随即把证据烧毁,以示与永祥合作的诚意。永祥介绍志仁予家扬认识,志仁表示要收购永泰隆,并扬言半年内可成事,家扬不甘示弱,反指继兴盛问题多多,无法捱得过三个月。 永年厉斥 家显流泪永年夫妇听到押送家声到省城的船沉没,及家声失踪的消息,把伤痛和怨气发泄到家显身上,永年更指应死的是家显,还谓当日没把当家之位传给家显是他一生人最正确的决定。家扬安慰家显指父亲只是一时意气,永年却表示并非意气之说,而是他一直想说的话,家显不禁流下男儿泪。家显为父亲的话耿耿于怀,他认为婉琴非他生母,能接受婉琴不体谅他,但指永年是他亲父,他爱父亲,但不明永年为甚么总是看他不顺眼,一直以来,无论他做得对或错,永年总是责骂他。他才明白在永年心目中,他只是负累,潘家根本不需要他。碧云安慰他,鼓励他不要放弃。冰冰反对 减价争客家扬收到家声来信,但打算待风声不太紧才告知双亲。志仁联同其他厂家平售丝绸,致使永泰隆生意渐差,家扬故意问冰冰应否加入减价战。冰冰反对,还说出大堆理由,又担心永祥搞小动作,因为三十多间店铺均由永祥打理,恐永祥会勾结外人,对永泰隆不利。家扬觉得冰冰都说出了他的想法,他透露已找到新买家。新客户丰顺订购三百匹丝绸,要求十天内交货,并已付三成订金。他与家显商量,要求女工加班。丝厂有十多名女工突然辞职,家扬猜到志仁故意高薪挖角,令永泰隆无足够人手赶货。初九偷为 芷晴送药 家扬要求女工加开夜班,女工未能接受,冰冰针对女工的心态劝说,碧云也支持,家扬答应付各人加班费,赶毕货后,更会给女工双倍工资。芷晴给初九递上茶水,被其他工人取笑。燕欢身体状况好转,回到丝厂工作。因连日赶工,芷晴、冰冰与几位女工都病倒,冰冰坚持继续工作,被阿花取笑她是老板娘,所以那么着紧永泰隆。初九偷偷送药到女宿舍给芷晴,芷晴感受到初九的关怀。初九自惭只是杂工一名,自小遭人白眼,芷晴表示喜欢初九为人而非他的身分。永祥随从 水中下药家扬发现丝绸出了问题,他找出问题出在水质,家扬相信做手脚的人背后有洋人指点,目的是令永泰隆无法如期起货。家扬着碧云与冰冰把丝厂内所有水更换,并请求女工再加班,碧云担心冰冰的病,劝她好好休息,冰冰请家扬替她打针,让她继续工作。家扬在工场静候,惊悉永祥想法…… 
第23集 永年拒让 冰冰入门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19 (三) 家扬指控永祥在水中下药,更有钟邦作人证。永祥直认要对付家扬,因他不服家扬任当家,又指永年一家从不视他为家人。家扬与家显认为永祥不可再留在潘家,永祥要求分家。永年着永祥到书房,拿出亡父所书的字画,永祥明白永年想借父亲遗言要他以和为贵。但永祥力指永年当年用卑鄙手段抢走当家之位,当年更查证过,知道家显并非永年亲生,只恨他无证据,否则早已告发永年。永年坚称家显是他的亲生儿子,且对子女一视同仁,只是让有能者居之,才让家扬任当家。家扬当众 抱起冰冰永年劝永祥留下,同心协力做好丝绸厂,并答应待家勤长大,会让家勤打理丝厂。冰冰不适几乎晕倒,家扬当众抱起她。永祥不明永年为何要留他在潘家,志仁认为永年是想引出永祥背后的合谋,他劝永祥继续留在永泰隆,与他里应外合,永祥声明不会把永泰隆拱手相让给志仁,志仁谓他的目标是永年,待达到目的后,会把永泰隆双手奉还给永祥。家显暗中 打听身世志仁约见家显,又带家显见他的生母。志仁表示自己原名张树根,当年与永年正室的陪嫁妹方绮红相恋,并诞下男婴。永年为夺当家之位,把男婴抢去,逼使绮红投河自尽,并把树根赶出永泰隆。树根后来重新生活,娶妻生女,可惜一场大水令他与妻女分离,不知她们生死。志仁回乡后用尽财力找到绮红,绮红已百病缠身,命不久矣,他只想圆绮红心愿,让她再见儿子家显。家显半信半疑,翌日到祠堂向村长打听张树根与方绮红的事,不料村长所言与志仁所说脗合。家显指新买家丰顺来历不明,家扬不讳言也担心。家扬收到来信指丰顺是一间空壳公司,原来家扬早已请人在省城查探丰顺的背景,他庆幸尚未交货。利用丽娟 打击潘家家扬谓答应过女工起货后会给双倍工资,打算用流动资金先行支付给女工。家显指永泰隆有很多街数未清,现无法收回丰顺的尾数,不知如何应付。女工们议论永泰隆被骗,担心不能收到工资,却见家扬亲自到来发放双倍工钱。家扬向几个合作伙伴坦言永泰隆资金周转有问题,但扬言七天后定必还款。永祥与志仁会面,发现丽娟投靠了志仁,还称志仁为契爷。志仁知道丽娟与潘家有仇,欲利用丽娟打击潘家。永祥相信家扬无法在七天内售出丝绸套现,一心等看好戏。家扬借机 公开关系家扬把丝绸运到各店铺,希望尽速销售,永祥提议减价促销,冰冰反提议加价……阿瑞把听说到有关冰冰协助家扬解决丝厂危机的传闻告知永年夫妇,婉琴指外人旧事重提,又认为冰冰不怀好意。女工们取笑冰冰与家扬关系要好,碧云谓人言可畏,提醒各人小心说话,家扬借机公开与冰冰关系。永年夫妇约冰冰见面,暗示不会接受冰冰做潘家媳妇…… 
第24集 家显得悉 自己身世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0 (四) 冰冰见家扬走进来便趁机离开,家扬追出,懒理父母叫住他。家扬请冰冰不要理会父母的话,答应安顿好丝厂的事便带冰冰到他做逃兵时到过的大理生活。冰冰往求签,签文示她要捱过艰难的日子,还要抵受闲言闲语。婉琴遣人带冰冰见她,坦言想冰冰离开潘家村,她哭诉已无计可施,把银票塞给冰冰,求冰冰帮帮永年,因永年年事已高,担心家扬一走,永年便再等不到儿子回家。不再反对 家扬婚事碧云猜到潘家逼冰冰离开家扬,鼓励冰冰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到底,最重要是家扬的想法。冰冰表示家扬意志坚定,但指他做逃兵后还是回到潘家村,证明他很想家,她担心若家扬今次一走,将来会后悔。冰冰给父兄做了丰富饭菜,唐荣提醒女儿若嫁进潘家,凡事要忍让。千斤看出冰冰有事隐瞒,猜测冰冰要与家扬私奔,冰冰请兄长保守秘密。原来冰冰决定独自离开,家扬知道后追出来拦截她,说服她留下。家扬带冰冰回家,婉琴指冰冰收了钱却反口食言,谁知永年却表示不再反对家扬与冰冰的婚事……突然吹来 光绪银票永年带家显拜祭亡妻,他明白家显对家扬的婚事充满疑问,家显问为何家扬可迎娶女工,他却不能。永年的解释令家显明白他只是父亲的一道桥,用来维系与其他人的关系,而在父亲心目中,亦只有家扬是最好的。永年表示会把丝绸店从永祥手中收回,让家显打理,无论收入多少,家显都占两成。家显慨叹自己在潘家多年,只分得丝绸店两成,永年闻言表示对家显已仁至义尽,提醒他若人心不足,到头来会一无所有,一阵风吹来,家显发现草地上有半张光绪年的银票。碧云透露 家扬秘密志仁主动与永年打招呼,又出示半张光绪年的银票,问永年那是不是令人骨肉分离的银票,又带永年见绮红。永年见到绮红后给吓了一跳,他表示对不住绮红,永年听了志仁一番话后,知道志仁其实是张树根,他默认了志仁所说的一切,家显在门外听到,终弄清了自己的身世,不禁咬牙切齿。家显向碧云发泄心中不忿,指家扬事事顺利,是因为永年把所有最好的给了他。碧云指家扬的路也不易行,但认同家扬能回家是幸运,还透露了家扬是逃兵的秘密。要求家显 再见绮红千斤把冰冰被指不祥人、扫帚星的心结告知家扬,家扬表示会处理。家扬把冰冰担心的事都写在纸上,让冰冰明白他不会理会外间的疯言疯语,还谓二人是天生一对。冰冰执拾衣物时把儿时的衣物拿出来看,唐荣把二十多年前从水灾中救了她,把她当女儿抚养的旧事重提。唐荣替冰冰寻找亲生父母多年也找不到,冰冰感谢唐荣对她的恩德及爱惜。家显收到志仁来信,指绮红时日无多,要求家显见她最后一面……
第25集 军方出现 拘捕家扬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1 (五) 家显赶及见绮红最后一面,绮红临终说了永年的名字。志仁把一只家显被抢走时,绮红从他小脚上扯下的童鞋,他指绮红只余一口气,仍想说永年害她骨肉分离。家显欲回家质问永年,把永年的丑事公诸于世,大不了离开潘家。志仁却认为死无对证,劝家显若想报仇,便更应留在潘家静待时机。家扬与冰冰拜堂成亲后,永年决定宣布把永泰隆正式交给家扬,以后不再过问丝厂的事。志仁尽数 潘家丑事志仁与丽娟不请自来,还送来写上「奸夫淫妇」四字的牌匾,丽娟指冰冰与家扬早有奸情,所以杀了祖耀,还诬陷祖耀是土匪。丽娟又指控潘家派人打她与笑群,令她们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,幸后来她遇到志仁,对方答应替她出头向潘家讨回公道的经过。志仁斥家扬与人妻冰冰通奸又曾杀人,村长要求家扬交代,并尽数潘家的家丑,又谓养不教父之过,斥永年教子无方,有歪伦常。家扬反击志仁还未养育子女,只是塘边鹤乱嘈乱叫,他当众称赞永年是个好父亲、好老板,家扬下跪向父道歉,自惭有辱父亲教诲,连累父亲被人辱骂。志仁拒说 秘密来源碧云等人赶志仁走,此时,有军人到来,指家扬一年前本应被袭死亡,他没死去但并没回军队,是一名逃兵,又以涉嫌特务之罪拘捕家扬。婉琴骂冰冰是害人精,嫁给谁谁就遭逢厄运,早不该让冰冰入门。艳桃亦指冰冰命硬不应嫁进潘家,唯永年明白家扬若真是逃兵,军方早晚会查到,与冰冰无关。家显表示家扬被扣押在乡公所,翌日将被送到省城受审,永年着家显找李军长协助,家显指李军长已退休,对军部已无影响力。永祥好奇志仁从何得知家扬是逃兵,志仁拒绝透露……家扬怀疑 有人告密永祥为即将坐上当家之位而高兴,志仁却认为永年不会把当家之位交给他,而是交给家显,他哄永祥支持家显,指家显没本事,只是他们的扯线木偶,事后他们可把家显拉下马,把潘家家业交还给永祥。家扬被押送到省城前,冰冰及时追出,家扬不明为何军队会突然向他追究,怀疑有人告密,但此事只有他与冰冰知道。把决定权 交予冰冰冰冰表示曾向碧云提及,但相信碧云不会出卖她,她怀疑是永祥所为,因军部来拘捕家扬时他表现似早已预知,家扬亦觉得永祥与志仁早有勾结。家扬嘱妻子代他照顾父母及永泰隆,不能让永祥奸计得逞。冰冰把口琴交给家扬,叮嘱他定要回来。永祥表示知道兄长不信他,促永年把丝绸厂交给家显打理,家显亦表示会尽力而为,不料永年竟命二人若日后有事需作决定,要先问冰冰…… 
第26集 家扬受审 判囚七年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4 (一) 永年要把永泰隆交给冰冰打理,永祥极不服气,冰冰也担心自己做不来,永年坚持决定,还早已准备了通告,命阿瑞张贴在丝厂当眼处。 永年相信家扬的选择,又指冰冰有巧儿的影子,相信她有能力打理丝厂。冰冰表示家扬曾嘱她小心永祥及志仁,但不明永祥为何推荐家显做当家,永年却看穿永祥想利用家显作扯线木偶,他又谓若家显有本事,他早已把永泰隆交给家显打理。冰冰问碧云曾否向人提及家扬是逃兵的事,碧云表示没有,冰冰觉得奇怪,因除了家扬与她,没其他人知道此事。 家显否认 告发家扬 永祥与家显因客户德宝突然要求在半个月内起货,打算不接其订单,冰冰认为有足够时间赶货,永祥提出诸多原因认为不应接,家显附和他,冰冰以家扬接订单的原则为依归,坚持接受。 碧云问家显是否他告发家扬是逃兵,家显否认,但亦道出以为家扬不在,永年会把丝厂交给他打理,没料永年宁愿交给冰冰也不信他,自觉在永年心目中连一个女工也不如。 碧云认为家显对潘家既无感情,重提家显曾答应与她离开潘家村,家显却要从潘家取回他应得的才走。 故意刺激 永年中风 冰冰事事从头学起,又觉四面受敌,所以加倍努力,常工作至废寝忘餐。 家扬在广州军事法庭受审,经一轮严格审问后,他的通敌叛变罪名不成立,但逃兵罪成立,被判有期徒刑七年。 永年责家显在丝厂刁难冰冰,家显反指永年偏心,把丝厂交给一个女工也不交给他,他斥永年一直只把他当作争夺当家的工具,又对不起他的亲母。永年知道家显见过志仁,承认对不起绮红,家显指永年做的坏事多,子女一个一个离家,甚至会没儿子送终,把永年激至中风昏倒。 军车被袭 未趁机逃 永祥认为永年中风是家显造成的,他提议与家显合作,因彼此有共同敌人。 冰冰得知家扬被判刑七年,十分伤心,但坚决等丈夫回家。家扬被押往南宁监狱中途,军车被袭,他要求打开他的手扣,让他在现场救人,负责押送他的长官知道他是被判刑的逃兵,奇怪他为何不趁机逃走…… 永祥知道家扬被判监,提议冰冰留在家中专心照顾永年及婉琴,家显也赞成,冰冰却表示会代家扬看顾潘家和永泰隆,不会让小人有机可乘。永祥向女工宣布,永泰隆接了一宗大生意,须在下月初五前赶起一千斤生丝。 逼令冰冰 与仁合作 冰冰指志仁之前联同三大厂商抵制永泰隆,现却要与永泰隆合作,认为当中定有阴谋,永祥与家显同声同气,表示必须接这宗生意,冰冰要求洽谈及计算清楚,永祥指时间紧逼,家显谓永年中风前曾向他提及要把丝绸厂交给他及永祥打理,冰冰不相信,她趁机问家显那天永年为何见完他便突然中风,还问家显是否说了一些刺激永年的话。永祥与家显你一言我一语,逼冰冰接下与继兴盛合作的订单…… 
第27集 拆穿志仁 勾结日人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5 (二) 冰冰再问碧云是否把家扬是逃兵的事告知家显,碧云依然否认,但冰冰已肯定碧云撒谎,碧云表示无能为力,因她已自梳,与家显亦无名无份,无权管束家显任何事,而她一直视冰冰为好朋友,劝冰冰万事小心。家显逼永年把家业交给他,永年不肯,家显把参茶泼向永年。永泰隆员工阿杰看见家显与志仁拜祭绮红,感到奇怪。永祥责初九用错了包远航货的油纸包生丝,初九表示依家显吩咐做,而整批货的包装规格都是由继兴盛所指定,包装完成便把货运到码头。永祥赶到码头了解,发现丝绸是运往日本的。永祥直斥 志仁汉奸志仁向三大厂商引荐上海的赵老板,谓对方以市价的两倍价钱收购大量生丝。永祥拆穿志仁勾结日本人,收购中国生丝,再织造成日本绸卖回中国,打击中国货。志仁承认与日本人合作,但认为做生意只要有利钱即可。永祥指日本人处心积虑想用经济侵略中国,又斥志仁做日本人的走狗,垄断广州生丝,让日本人为所欲为,打击中国经济,若与志仁合作,便成为汉奸,三大厂商闻言立即离开。志仁试图说服永祥,与日本人做生意只是互相利用。永祥却指志仁与家显串谋,想利用他助家显夺得当家之位。碧云留信 断绝关系 永祥推断志仁才是家显的生父,他更知道志仁就是当年被永年赶走的张树根,他要把志仁的阴谋拆穿,并声声汉奸的骂志仁,志仁恼羞成怒,把永祥打死。家显来到看见,志仁指永祥知道他们的秘密,若永祥不死,他们便有麻烦。碧云在小屋留信,指家显被仇恨蒙蔽双眼,碧云知道家扬被告发,以致永年中风都是家显所为,她又指志仁不是好人,提醒家显小心他。初九在草丛发现永祥尸体,美芬认为永祥是被永年一房人害死的。家显表示永祥已死,恐吓永年若再不把当家之位交给他,家人会一个一个死去,即使家扬回家,他也不会放过家扬,誓要潘家绝子绝孙。家显掌权 赶走父母永年被逼就范,冰冰只好交出大锁匙,本欲前来辞行的美芬看见,指家显是忤逆仔,家显暗示美芬再多事,家勤便会像永祥一样死得不明不白。婉琴斥家显对美芬过分,家显对婉琴亦毫不客气,并要永年夫妇搬到西樵山的别墅,艳桃想劝家显,反被家显赶回房,兰姐与瑞叔责家显,均被家显赶走。冰冰安置两老在唐荣的祖屋居住,答应会好好照顾他们。家显宣布由他当家,并会给工人加一成工钱,初九与芷晴请各人想清楚,指冰冰突然交出大锁匙,永年迁到石屋,当中定有原因,家显赶初九和芷晴离开。撤销控罪 家扬获释阿花劝芷晴勿冲动,各人问碧云意见。碧云指家显为了报仇弄得潘家鸡犬不宁,她数说家显对潘家做出的各种恶行,表示绝不认同家显的所作所为,决定离开永泰隆与家显。当日押送家扬往监狱的长官转达上头消息,经深入查证后,相信家扬并非故意逃走,把他所有控罪撤销,让他光荣退役。家扬回到潘家被阻拦入屋,村长经过,告知他永年等的住处,家扬赶往石屋途中与冰冰重逢,他看见父母的境况,誓要找家显算账……
第28集 显将家业 转给志仁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6 (三) 众工人不愿为家显工作,均欲离开永泰隆,家显谓已向三大丝绸厂交带,他们不会聘请由永泰隆离职的工人,警告各人不要再生事端。家扬回到丝厂,家显感意外。家扬把潘家巨变的事逐一追问家显,家显狡辩,更把二老住进石屋的责任推到冰冰身上,还斥她在永年面前搬弄是非,劝家扬提防冰冰。志仁指家显是当家,不怕家扬指指点点,提议家显尽快把家产转到继兴盛,还谓届时要家显认祖归宗,跟他姓张。永年知道家扬见过家显表现激动,家扬问父为何不让他见家显,又因何把当家之位交给家显,猜到永年被家显要挟。工人只听 家扬指示芷晴要求初九一起离开永泰隆,另闯天地,被家扬听到,芷晴谓不想替家显工作,若家扬另起炉灶,她与初九愿意为家扬留下。但家扬请二人留在永泰隆,他有信心令永泰隆回复旧貌。志仁提醒家显要准时交货给日本人,二人到厂内巡视,发现初九等没有离开,连家扬也正在工作。家扬嘱工人认真工作,赶在五天后交货,工人们对他的遵从,令家显感到不爽,志仁乘机催促家显尽快把潘家产业转到继兴盛名下。家扬问初九自他离开后永泰隆的转变,又问他关于永祥的死。初九指永祥甚为看重的阿杰,在永祥死后便辞了职,且走得很急,连工钱也没取,之后便像失了踪一样。为求保命 阿杰失踪阿杰被人殴打,更想取他性命,家扬与初九及时救了他。家扬认出打阿杰的是家显的人,初九指阿杰得罪了家显,是死路一条,阿杰请家扬救他。阿杰透露永祥生前怀疑家显与志仁有阴谋,嘱他跟踪二人,他发现二人到山上拜祭绮红;永祥又发现志仁把生丝卖给日本人,他知道后请三大厂商开会,岂料不久便出事,阿杰担心自己也会性命不保,才赶紧离开。瑞叔与阿兰讲及永年中风及家显的转变,家扬又向他们打听绮红的事,但二人均不知情,阿瑞提议家扬问福伯,指对方对潘家之事一清二楚。家扬见福伯后,向父追问家显身世。要求碧云 指证家显家扬与冰冰推断志仁便是张树根,家扬更怀疑家显是树根与绮红的骨肉。冰冰指志仁回潘家村与儿子相认,要私吞潘家家产,家显亦因而当潘家为仇人,又认为永祥知道志仁与家显秘密后被灭口,但家扬觉得一切都是他们推断出来,苦无证据,冰冰相信碧云或能助他们找出答案。冰冰表示已知家显与志仁关系,指二人合谋抢走永泰隆,问碧云为何不阻止家显,她希望碧云能指证家显与志仁的阴谋。碧云表示曾规劝家显,但对方不肯听,冰冰一再请碧云帮忙,碧云却谓与家显已无任何轇轕,无法帮冰冰。永年被激 吐血昏迷家显把永泰隆所有产业的契据交给志仁,他为抢到潘家家业而高兴。家扬到办公室搜查,发现夹万内已空无一物。邻居通知冰冰婉琴跌倒,冰冰立即往看婉琴。志仁来到石屋,故意让永年知道潘家产业已落入他的手,他又成功摆布家显亲手毁掉潘家,把永年激至吐血昏迷。家扬知道志仁到处打听永年住处,担心志仁对永年不利,他赶回家,在门外看到志仁离开的背影…… 
第29集 碧云以死 劝谏家显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7 (四) 家扬惊见父亲吐血昏迷,永年只说了句「家显是他亲生的」便身亡。家扬与妻捧着永年的神主牌回到丝绸厂,初九为永年的死伤心,跪地叩拜永年,倒是家显毫无表示,家扬指永年是被志仁害死的,要求身为潘家长子的家显为父讨回公道。家扬与家显走到桑田,指父亲临终前表示家显是他亲生的,而志仁只是利用家显,家显不相信,还口口声声说志仁才是他的父亲。芷晴重提离开潘家村,一起到香港谋生,她指永泰隆已变,担心初九也有危险。初九不忍家扬孤军作战,誓要留下协助家扬。初九听到 志仁秘密初九瞥见阿成鬼鬼祟祟的走过,便跟踪阿成,一直跟到志仁的家,他听到志仁说家显是永年亲生子,志仁誓要令家显与家扬手足相残。志仁发现初九偷听,赶快追出,刚好家显与阿成来到,他命二人一同追截初九。初九逃至山边失足,家显欲救他,初九跌下山崖前及时吐出他听到志仁说家显非其亲生儿子的话。芷晴心情差劲,冰冰猜到芷晴想离开,但初九不肯。冰冰支持芷晴,答应劝初九与芷晴暂时离开,待他们收拾了志仁后,再通知二人回永泰隆。初九负伤回到丝厂,家扬猜到初九被志仁及家显所害,初九谓听到志仁说家显是永年与绮红所生。痛斥碧云 同是凶手芷晴回来惊见初九重伤吐血,初九为无法陪芷晴到香港而歉疚,请芷晴把他的骨灰撒到香港的海上。家扬痛打家显一顿,指他愚不可及,竟相信志仁的话而害死父亲及永祥,家显却仍坚信志仁是他的生父。家显到玉冰堂门外等碧云,芷晴欲趁机杀家显为初九报仇……冰冰责碧云当初没有揭发家显,害了潘家,也害了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的初九与芷晴,她哭诉芷晴本是个大话连篇的女孩,因初九对她不离不弃,芷晴才重回正轨,两口子本可过着幸福的生活,却被家显害至天人永隔,她痛斥碧云也是凶手,家显的罪孽更是十世也还不清。志仁终于 露真面目碧云约家显在小屋会面,欲与家显同归于尽,家显对自己毁了潘家而内疚,尤其愧对弟妹,碧云饮毒酒后,不忍心家显同死,阻止家显饮毒酒,她死前提醒家显不要一错再错。此时大批村民突然来到,把家显拉走。家显因触犯乡例被困起来,志仁终露出真面目,笑家显愚蠢。家显悔恨已迟,欲痛打志仁,反被志仁打了一顿。志仁庆幸因为家显愚蠢,才能利用他令潘家家破人亡、兄弟成仇,他甚至直认曾告发家显与碧云有私情,指家显很快会被浸猪笼。触犯乡禁 家显被审家扬看望家显,发觉他中了毒,家显拒绝让家扬救他,他自责害死父亲,累死碧云,已无面目见家人,宁愿一死了之。家扬却谓若家显这样一死,受到最大伤害的是碧云及玉冰堂,因家显一旦被浸猪笼,碧云一生的清誉便被毁。家扬又谓父亲临终前嘱他一定要救家显,要家显好好撑下去,他定能想出办法救他。家显因疑与碧云有染,犯了乡禁,在祠堂被公审…… 
第30集 怀疑志仁 为冰生父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28 (五) 志仁认为应把家显浸猪笼,家扬替兄长及碧云辩白,艳桃表示与家显夫妻恩爱,肯定丈夫与碧云并无苟且之事。阿成亦谓了解妹妹为人,指碧云与家显绝无私情,却被志仁斥骂。志仁咄咄逼人,煽动乡民追究到底,家扬刺了自己一刀作交代,志仁仍不罢手,村长却替家扬说话,玉冰堂的自梳女相信碧云清白,乡民亦不再追究,纷纷赶志仁离开。艳桃悉心照顾家显,家显却斥骂她,他自问害人不浅,不想连累艳桃,故意恶言相向,希望艳桃回娘家。家扬却认为艳桃在最危急关头为家显说话,是患难见真情。自责愚昧 宁愿一死家显一再自责愚昧,宁愿一死。家扬谓若家显仍想寻死,则永年、初九及碧云都是白白牺牲了。他劝家显振作,为潘家做点事。家扬指志仁阴险歹毒,但不明他已得到所有,为何仍留在潘家村,家显相信志仁想寻回亲生女儿。冰冰认为志仁为人冷血,恐有亲生子女都不想与他相认。玉冰堂各人拜祭碧云,看见阿成便骂他。阿成在妹妹坟前自责当初不听她劝告,害死碧云。冰冰向阿成打听志仁寻找女儿的事,志仁与女儿失散的时间与情况与唐荣所说脗合。志仁打听 冰冰身世冰冰对着小铃铛苦苦思量,她觉得有太多巧合,担心自己是志仁的女儿,然而,她断言即使自己真是志仁女儿,也绝不会认丧尽天良的志仁为父亲。一名身分神秘的人到石屋给家扬传信件,约家扬到山上见面。家扬用单车撞伤志仁,志仁入院。家扬使计在医院取得志仁血液,并与冰冰血液作鉴定,报告显示冰冰非志仁女儿。志仁发现有人曾拜祭绮红,又看见冰冰在附近出现,便向丽娟打听冰冰的身世。志仁收到匿名信,约他在树林见面,届时便可得知女儿下落。目睹家扬 扔弃铃铛芷晴偷了冰冰的铃铛到树林,欲趁机杀了志仁替初九报仇,家扬赶来,谓若志仁知道冰冰是他女儿,定会捉走冰冰。他答应芷晴会为初九报仇,劝服芷晴把铃铛交给他。志仁在树后听到一切,并跟踪家扬,目睹家扬把铃铛抛到山下。丽娟约冰冰见面,问冰冰是否志仁的女儿,又故意用刀弄伤冰冰,取得冰冰的血液。志仁从验血结果得知冰冰果然是他的女儿。冰冰惊叹事情一如家扬所料,志仁会派丽娟试探她,家扬自称早知单凭他与芷晴在志仁面前做的一场戏,不足以令志仁相信。冰冰后悔 嫁予家扬家扬请医院的朋友在报告中做手脚,令志仁相信冰冰是其亲生女儿,届时冰冰便可替潘家报仇。冰冰觉得利用亲情对付志仁,便与志仁对付家显的方法无异,感得不安。家扬认为他只是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,并无不妥。志仁发现冰冰拜祭绮红,他拿出铃铛,要与冰冰相认,冰冰拒绝。丽娟看到家扬逼冰冰利用亲情向志仁报仇,冰冰不肯,二人大吵,冰冰更打了家扬一巴,自言不应嫁给家扬。冰冰走在雨中,志仁突然出现,并撑伞替她挡雨…… 
第31集 遭仁挟持 报复家扬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30 (日) 志仁带冰冰回到潘家大宅,又亲自煮了姜汤给冰冰,冰冰表明立场,即使志仁待她好,她也不会认志仁为父亲。家扬从张参谋口中得知志仁涉嫌通敌叛国,勾结日本人进行颠覆国家的活动,还贩卖军火,但找不到军火所在,军政府怀疑军火藏在潘家村,请家扬协助追查。家扬提出一旦志仁被定罪,冰冰不会受牵连的要求……志仁发现被跟踪,他只说了一句,冰冰便已猜到所指是甚么,冰冰透露家扬联同张参谋,想找出志仁的罪证。冰冰谓家扬知道她与志仁的关系,欲利用她对付志仁,但她做不到,因无论志仁如何穷凶极恶,却始终是她的父亲。
贩卖军火 人赃并获
志仁听到冰冰肯认他为父,高兴不已。志仁欲连夜把军火运往肇庆,被张参谋人赃并获,志仁及时逃走,要带冰冰离开潘家村。冰冰表示自己装作其女儿,只是为了套取情报,而验血报告亦是假的。家扬到继兴盛的货仓救冰冰,志仁用枪挟持冰冰,逼家扬交出他的女儿,家扬指冰冰便是志仁的女儿,并自称一开始连冰冰也骗了。志仁向家扬开枪,家扬及时避开,二人纠缠起来,家扬在危急关头射杀了志仁……政府查明志仁夺永泰隆是骗案,潘家可得回所有产业,家扬亦与家人搬回潘家大宅。
误将家扬 当是祖耀
家显在祖先灵前下跪,自愧害死父亲。婉琴自怨若当日视家显如己出及爱惜,家显便不会一念之差轻信外人,被志仁利用。家扬把房间布置成新房,要补偿新婚之夜被逼分开的缺憾。笑群病了却不肯服药,家扬夫妇探望笑群,笑群误把家扬当作祖耀,家扬便以祖耀之身分,哄笑群饮汤药。丽娟感谢家扬关心笑群,她提到志仁,指志仁知道冰冰是他的女儿时真的很开心。冰冰谓自己并非志仁女儿,丽娟透露从验血报告中看到她与志仁血液脗合,肯定是父女。冰冰指家扬早已在报告中做了手脚误导志仁,她又想起报告是英文的,奇怪丽娟看得懂,丽娟却谓报告是中文的。
为了初九 芷晴自梳
永泰隆重开,家扬亲自多谢全部工人。芷晴多谢家扬替初九报了仇,她觉得嫁给初九是她最大的幸福,并肯定自己没选择错,又指除了父亲,初九是唯一对她无条件付出的人。家扬把一条有彩虹花纹的手帕送给冰冰,谓无论将来发生甚么事,都会与冰冰分忧。冰冰问家扬是否无论任何事都不会欺骗她,家扬表示不会。 
家扬承认 利用冰冰
冰冰责家扬不肯说真话,她表示曾亲到广州医院,看过验血报告,知道自己确是志仁女儿,问家扬为何要骗她。家扬向冰冰道歉及解释,冰冰认为家扬早已计划好,责家扬出卖她,利用感情报仇的所为与志仁并无分别。家扬承认自己将计就计,利用了冰冰,但当时已别无他法,逼不得已向冰冰说谎。冰冰责家扬设局骗她,认为夫妻之间应互相信任,家扬却不相信她会大义灭亲。冰冰觉得无法与家扬一起再走以后的路……
第32集 家扬受伤 沉水底失踪
   播出日期: 2014.03.30 (日)冰冰离家 家声回乡冰冰独自到苏州,打算在苏州的丝厂打工,并好好冷静。家扬赶到渡头追冰冰,已不见冰冰踪影,此时家扬看见一个小孩拿着冰冰的铃铛把玩,小孩表示铃铛是一位姐姐给她的,其人已于早上离开。家扬与母对着雨后彩虹,慨叹家中变迁甚大,又留不住冰冰这个好媳妇。家扬指冰冰一旦作出决定,是不会轻易改变的。家扬追问千斤,他只肯说冰冰去了苏州,所以亦打算待丝厂重回轨道后,到苏州找冰冰。家声突然出现眼前,母子相拥而哭,家声收到家扬的信后,便立即赶回家,可惜赶不及见父亲最后一面。艳桃有喜 潘家高兴家显希望家声留在家中好好照顾母亲,但家声是清楚自己是带罪之身,不能久留,否则有危险。家扬指家声随他的旧同僚为山区居民服务,成长了不少,家声自觉在山区修桥补路,为自己赎罪,虽然辛苦,但觉心安理得,并透露教山区居民养蚕造丝,令居民生活质素得以改善。艳桃怀了身孕,但因怕胎儿小器,没向家人透露,家显却不小心说漏了嘴,潘家上下喜气洋洋。芷晴替初九买神位,并与初九的神主牌拜堂,成为洪家媳妇,为初九从此自梳。天气突变,千斤促工人赶紧收起丝绸,不久果然下起大雨,燕欢担心儿子,但因赶货,不想离开工作岗位,丽娟便暂代她,让她回家看望儿子,丽娟明白燕欢为儿担心的心情,又指燕欢独自抚养孩子不容易。担心家扬 冰冰回乡天雨不停酿成水灾,潘家上下堆沙包防水淹,家扬嘱瑞叔与兰姐带婉琴、艳桃及全部下人到地势较高的法华庵暂避,他则与家显回丝厂疏散工人。工人们有感永泰隆好不容易才捱到今天,都守在厂内,并不停的堆沙包,免机器被浸坏。家扬嘱丽娟带燕欢母子及笑群到法华庵避灾,又给钱她购买粮食。冰冰知道家乡水灾,她担心家扬,决定回潘家村,并写了信通知千斤。千斤指冰冰乘船回来,应于早上到埗,却一直未见她的踪影,担心冰冰有意外,才把消息告知家扬,家扬立即往找冰冰。凭着手帕 找到妻子冰冰回到潘家村,全村已成泽国,大水把房屋也冲塌,村民纷纷逃亡。家扬到处寻找,在水中发现冰冰的彩虹手帕,终于看见冰冰在一屋顶上。冰冰自言以为可以狠下心肠不再见家扬,却原来做不到,家扬再次为谎言向妻子道歉,夫妻前嫌尽释。水位愈来愈高,家扬恐在屋顶也不能避太久,家扬看见永泰隆的招牌飘过,立即下水捉住招牌,让不熟水性的冰冰坐到上面,他则游水把招牌推向岸。夫妻重逢 却即分离突然一块木板冲过来,家扬闪避不及,被撞中头部,当场晕倒,并沉到水中。冰冰不停叫唤家扬,却不能救丈。幸好过去片段不断在家扬脑中出现,终令家扬醒过来,家扬拼命游上水面,游到冰冰身边,讵料夫妻俩还来不及倾诉,家扬再被一块大木头撞中后脑,吐血昏倒。冰冰拼命拉着家扬的手,狂喊家扬名字,却拉不住家扬,眼白白看着丈夫沉了下去…
济宁和利隆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位于风景秀丽的微山湖畔、享有鱼米之乡美誉的山东省鱼台县。 公司专业生产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,矿用风门,,,调节风门,,,,避难硐室防爆门,抗冲击波活门,抗冲击波密闭门,防火栅栏两用门,斜井防爆门,立井防爆门,机械闭锁器,风门控制装置。等各种水泵配件。 公司拥有先进、专业化得生产和检测设备,借鉴国内外新技术,依靠科研机构,开拓创新,勇于实践,深入调研市场需求,以优质的产品,完善的服务,在全国各大矿区赢得用户广泛好评。 公司坚持“诚信为本、用户至上、科技创新”的理念。追求卓越,真诚与新客户携手,共创美好明天!

喜欢《守业者剧情介绍(19-32)》的还看过